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|黑龙江时时彩大盘走是
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小說:我的年級我的班第三十五章

  • 我丑不是我的錯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44923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18/11/27 10:16:50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酉陽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三十五

黎慧不曉得中了啥子邪,突然就迷上了撲克算命的把戲,每時每刻都拿著一副撲克牌,見人就喜歡給別個算上一卦,什么前程、命運、婚姻、財運,搞得神乎其神的,讓人哭笑不得。

這天午休,曾平閑得無聊,看見黎慧在教室里玩撲克牌,便嘻皮笑臉地走過去逗她:“小神仙,給我算上一卦噻。”

“啥子小神仙喲,莫恁個喊哈,你想算哪樣嘛?”黎慧沖著他翻了翻白眼。

“算,算,就算哈我的愛情嘛。”曾平忍住不笑,一副正而八經的樣子。

曾平報了自己的生辰,黎慧用撲克牌在桌子左右擺放、移動了好幾次,等翻開牌底,她突然皺起了眉頭,半天不開腔,把曾平搞得誑眉誑眼的:“啷個啰?卦上啷個說的?你說話噻。”

黎慧遲疑了很久才說:“我說出來,你莫著急哈。”

“乃也,我著哪樣急嘛,反正是無聊搞起耍的,哪個相信這個嘛。”

黎慧突然火冒三丈:“我看你真的是無聊得很喲,既然不相信這個,還故意拿我逗起耍,各人爬開些喲。”

看到黎慧生氣了,曾平趕緊賠禮: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你誤會了……。”

“我不聽這些,你只說你相信命運不?”不等曾平說完,黎慧就打斷了他的話。

“我信,我信。”

“真的?麥哄我噻?”

“真的,真的。”曾平把腦殼點得像雞啄米一樣。

黎慧這才有板有眼地說:“那我就直說了哈,從卦相上看,你喜歡上一個人了,但有個情敵處處與你作對,你的愛情也因此兇多吉少。”

“啊?”曾平大吃一驚,因為姚小魚的事,他一直對程在耿耿于懷,老覺得因為程在的存在,使姚小魚對自己不冷不熱、若即若離,他甚至懷疑程在在姚小魚面前說了自己不少的壞話。可是,這事也僅僅只擱在自己心中,從來也沒有對任何人講過啊,難道這黎慧真的成了能掐會算的“小神仙?”

看到曾平驚訝的神態,黎慧猜準了這娃心里肯定有事,于是洋洋得意地說:“啊啥子?該是遭我算準了哈。”

曾平不置可否,滿臉凝重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整個下午,他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:情敵肯定就是程在,就是這娃處處跟我為敵,我該怎么辦?

也該當出事,下午上課的時候,程在竟然和姚小魚一起有說有笑地進了教室,更為惹眼的是,不曉得程在說了句什么喝泡舔肥的話,使姚小魚笑得燦爛無比,還在非常嫵媚地在程在的胳膊上輕輕錘了一拳。

這一切,曾平都看在眼里,更加增添了他對程在的敵視,他在心頭暗暗詛咒:程在,你不就仗著自己是縣城來的嗎,不就比我家里富裕些嗎?有啥子腰不倒臺的,老子要和你一決高下,姚小魚是我的,你娃休想。

背時的黎慧,歪打正著的一卦,或許也是信口開河的鬼話,竟然埋下了仇恨的種子,不曉得會惹出什么禍事來。

兩天后,姚小魚在課桌里發現了一封匿名信,字跡非常潦草,寫信人顯然是害怕暴露筆跡而故意為之。信上說程在對她居心叵測,經常背地里說下流話侮辱她等等,要他離程在遠點,以免上當受騙云云。

姚小魚感到莫明其妙,她根本就不相信程在會是信中描述的那般無恥、喪德。經過深思熟慮,她毫不猶豫地把匿名信交給了程在。

面對毫無由來的誹謗,程在氣得臉色鐵青:“是誰這么缺德?他的目的何在?”

姚小魚也感到百思不解:“就是啊,他編造這些無聊的謊言有什么意思?”

程在與姚小魚的一舉一動全在曾平的眼里,他就是那封匿名信件的始作俑者。在寫這封信的時候,他也彷徨過,應該說也拷問過自己的良心。但失去理智的單相思瘋狂地撞擊著他的頭腦,促使他干出了人所不齒的蠢事。

眼見姚小魚對匿名信置若罔聞,與自己的預期效果相差十萬八千里,曾平原本扭曲的心變得更加猙獰,一條更加惡毒的“計謀”逐漸在他的腦子里醞釀成型。

這天晚上,天黑得像鍋底一樣,伸手不見五指。臨睡前,文馨和冉瓊相約去上廁所,當她們剛剛蹲下,一個黑影飛快跑了進來,用手電筒對著兩個女生晃了晃又飛快地跑了出去,前后不到兩分鐘的時間,把文馨和冉瓊嚇得夠嗆。

“剛才那人是哪個喲?”文馨心有余悸地問冉瓊。

“廁所里燈光暗,他又拿個電筒亂晃,我只看見他戴著一個帽子,面部沒看得清楚。”

“戴個帽子?莫非是個男生哦?”

“看動作真的像個男的。”

“臭流氓。”文馨罵了一聲,突然發現廁所的地面上有一個發著暗光的東西。

“是一支鋼筆。”冉瓊走過去撿了起來:“莫非是剛才那個黑影落下的?”

文馨接過鋼筆,突然臉色大變:“這鋼筆是程在的,剛才那個黑影未畢是他?”

“不會喲,程在不是這種人啊。”

“你各人看嘛,鋼筆上刻有他的名字。”

順便說一聲,那時候流行在鋼筆上刻字,許多學生引以為時髦。

回到寢室,文馨和冉瓊把剛才的經歷告訴了其他女生,第二天,程在跑到女廁所偷看女生的消息不脛而走。

“嘖嘖,真是沒想到,程在居然是這種人。”

“二流子,要瞎眼睛的。”

“燒棒,流氓,把他龜兒子的眼睛挖出來喂狗。”

各樣責罵、譏諷像長了翅膀一樣響徹在校園的叴叴角角。

 

 (感謝各位讀者的厚愛,近期由于工作忙,寫作的時間有限,《我的年級我的班》后續可能發表會比較緩慢,各位見諒。)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 体彩大乐透专家预测号码 河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赛车pk拾开奖网站 吉林快三如何投注 安徽快三投注一定牛 九龙内部公式规律 1分快三贵州 今晚一码中特是怎么号一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直播 陕西快乐十分软件免费版